董元奔‖从先秦到隋唐:小农经济的艰难生长和最终形成(史论)

发布时间:2021-09-13 00:38 阅读次数:
本文摘要:原创文/董元奔(江苏宿迁)小农经济也叫做个体农民经济,是指建设在个体生产资料所有制基础上的,以家庭为单元的,以自行组织生产劳作为手段的,以男耕女织为形式的,自给自足的农业经济模式。这是中国古代农民求之不得的被旧式文人称为田园牧歌式的劳动和生活模式。 可是小农经济在中国古代从萌芽到成熟的历程很是漫长,一路走来很是艰难。一、西周后期:小农经济的萌芽小农经济萌芽于春秋时期,它是井田制瓦解的产物。

华体会

原创文/董元奔(江苏宿迁)小农经济也叫做个体农民经济,是指建设在个体生产资料所有制基础上的,以家庭为单元的,以自行组织生产劳作为手段的,以男耕女织为形式的,自给自足的农业经济模式。这是中国古代农民求之不得的被旧式文人称为田园牧歌式的劳动和生活模式。

可是小农经济在中国古代从萌芽到成熟的历程很是漫长,一路走来很是艰难。一、西周后期:小农经济的萌芽小农经济萌芽于春秋时期,它是井田制瓦解的产物。耕作井田的是仆从,仆从在仆从主的治理下,以一家一户的方式集中居住在井田中心区域,以团体的方式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有点像近现代的团体农庄,只不外仆从家庭生出的孩子仍然是仆从主的产业,其长大后依旧是仆从。

从井田中分得一块属于自己的土地,自主耕作,自己养活自己,是其时的仆从家庭所不敢奢望的事。可是,到了春秋时期,这种好事儿还真的就发生了。在水利浇灌技术、选种技术进步,生产工具获得革新,仆从人口大幅增加等因素的促进下,西周后期的农业生产力水平获得很大提高,加之西周政府急需给养和人力以扩雄师队,抵御西戎等少数民族武装的频繁侵扰,而大量仆从被捆绑在井田上就显得不适时宜,于是,周宣王作出破除井田制的所谓“不籍千亩”的诏令。周宣王不再籍田,而是把王室的井田和农具分给一户一户仆从,由仆从自行耕作,仆从在完成耕作和缴纳地租(粮食)的同时使用农闲时间到场政府组织的军事行动。

周宣王“不籍”井田的做法,实质上是封建田主土地所有制革新,这为小农经济的降生提供了可能。周宣王其时也下诏要求仆从主贵族都要向他那样做,可是遭到贵族团体的抵制,革新最后失败了。

只管如此,井田制由此开始瓦解。二、东周时期:小农经济的尴尬生长春秋时期,处于争霸战争的需要,各国对军队给养和武士的需求越来越迫切,破除井田,解放仆从,成为各国执政者不得不思量的问题,各国先后做了这方面的实验,其中最典型的是鲁国实行“初税亩”和郑国子产的革新。鲁国和郑国的革新,主要措施就是把井田分给仆从,根据土地的肥沃水平分级别征收税粮;另外也勉励仆从(其实已经是农民)自行开垦荒地,可是荒地也要向政府交纳税粮;另有就是奖励战功,农民参军英勇善战者可以进一步提高身份,甚至跻身统治者阵营。

春秋时期的各国武士基本上是农忙时耕作自家的田地,农闲时到场军事训练,一旦有战事,那就不管农闲农忙都要参战。这种非职业化的军队的战斗力自然是不会太高的,而另一方面,战争的频仍却又时常使农民延长了农时,小农经济模式自然也就难以顺利建设起来。

战国时期,百余个诸侯国只剩下十余个,且大的只有七个了,诸侯争霸战争转化为越发残酷的吞并战争,形势迫使各国开展越发彻底的封建土地制度革新,于是魏国李悝革新首先上马,接着吴起、商鞅纷纷效法并使革新进一步深入,井田制被彻底砸碎,成百万仆从获得人身自由,获得土地和生产工具。劳动力人口的大幅度增加给社会提供了剩余劳动力,各国的军队开始逐步实现职业化,战斗力大增。

战国时期的军事斗争不仅常态化,而且时常处于白热化状态,军队职业化规模的快速扩大使越来越多的农民无法专事“男耕女织”的家庭劳作,同春秋时期一样,小农经济难以维持下去,更别提生长了。三、汉魏时期:小农经济的曲折生长西汉代秦再度统一天下后,罢兵劝农,接纳休养生息的国策,加之铁制农具和牛耕技术的全面推广,到文景二帝时,小农经济出现出欣欣向荣的情形。汉初儒士争相教学《诗经》,《诗经》中的牵牛、织女传说在汉代前期被民间不停演绎,故事越来越富厚,越来越有人情味,“男耕女织”由此成为民间基于现实的最美的理想图景。

华体会

可是,在小农经济模式下,土地是农民私有的,这为土地买卖提供了可能。汉代以前,每户农民拥有的土地很少,加之经常接触,土地不能很好的谋划,土地产出不多,交税之余仅够维持生存,因而土地买卖行为难以发生。西汉中期以后,太平的情况使大批农民能够专心致志的从事家庭个体劳作,缴纳“什一”甚至“三十税一”的农业税收之后,有了大量的土地产出剩余,土地买卖现象遂开始在民间发生。

而拥有大量土地的田主贵族对现有的奢侈生活仍然感应不满足,他们便大量购置土地。到西汉后期,皇族子弟、外戚子弟、阉人都成为豪强田主,各级仕宦也都在各地大量圈地,大批农民失去土地,沦为佃农,这其实是仆从制的回潮。无控制的土地买卖所引发的土地吞并行为,终于酿造了两汉之际的绿林赤眉起义。

绿林赤眉起义虽然有停止豪强田主的目的,可是起义的胜利果实最后被另一批豪强田主夺取,刘秀建设起东汉之后,土地吞并现象不仅没有获得缓解,而且愈演愈烈。只是两汉之际的动乱丧失了大量人口,加之更多的荒地获得开垦,东汉厥后还增强了对河套地域和西域的开发,一部门人口因而获得西迁,这才使土地吞并没有连忙引发新的农民起义。可是,究竟土地吞并的泉源没有解决,东汉后期,中原地域居然泛起了田主大庄园经济模式,一户豪强田主在自己的庄园里可以拥有农业、手工业、商业买卖,完全自给自足,在大庄园里劳动的自然就是失去土地的农民(已经算是仆从)了。

小农经济走向了它的反面,终于酿发了东汉末期的黄巾军起义。四、小农经济的最终形成在镇压黄巾军起义的硝烟中,东汉政权瓦解,天下进入军阀盘据和混战时期。谁获得民心,谁就能占领更大土地,谁就可能统一中国。

华体会官网

曹操从众多军阀中脱颖而出。为了壮大自己团体的盘据势力,曹操敏锐的认识到西汉和东汉死亡的泉源,他把攻击土地吞并、攻击豪强田主、攻击门阀制度上升到战略层面,并出台了“唯才是举”的政策。战争使大批田主逃难或死去,他们的土地疏弃了,战争又会夺取敌人的土地。

曹操把这两类土地分给农民,以恢复小农经济,为对外战争积累给养和兵员。此外,曹操还组织本国和敌国的流民,以一家一户的方式在这些土地上实行屯田,从而使小农经济获得了壮大。曹操的做法被其他军阀的效法。

好比:诸葛亮在南中诸郡实行个体土地所有制革新,推行小农经济模式,又组织农民在汉中与军队一起屯田;吴国开发交州,使尚存有仆从制残余的交州进入封建制度下的小农经济时代。三国时期之后的两晋,短暂的统一局势使土地吞并现象回潮,可是随之而来的南北朝时期的坚持局势再次使豪强田主势力获得停止。

小农经济特别是南朝的小农经济获得蓬勃生长。隋唐建设起庞大的大一统的帝国后,朝廷出台了停止豪强田主和门阀制度,生长个体农业经济的一系列政策。国家还推广先进的曲辕犁和适用于家庭操作的小型浇灌工具——水车、筒车。

唐朝前期,政府还组织民众修建了诸如王梁渠、镜湖这样的一百多处大型公共水利工程。通过这些综合性的促进小农经济生长的措施,唐代立国数十年后,国家遂进入武周之治和开元盛世。隋唐又实行科举取士制度,科举制度使大批寒门子弟跻身于上层社会,统治团体的扩大客观上稀释了豪强田主的“浓度”,有利于小农经济模式的稳定。

小农经济模式在古代险些等同于所谓田园牧歌的生活模式,这是中国古代农民的梦想,可是西周时期萌芽的小农经济模式,直到隋唐时代才真正确立起来。固然,小农经济的田园牧歌情调是封建文人梦呓出来的产物,即即是到了小农经济高度蓬勃的宋元明清时期,田园牧歌都不仅是不行能实现的,而且也是崇尚劳动、节俭的中国古代农民所不感兴趣的。【说明】1、插图来自头条免费图库。

2、文章系原创,侵权必究。转发、引用请事先见告今日头条或作者。(编辑:董尧)。


本文关键词:华体会,董元奔,‖,从,先秦,到,隋唐,小农经济,的,艰难

本文来源:华体会-www.talsdpq.com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二维码

电话

0455-423056379

扫一扫,关注我们